<source id="qwusx"></source>
    <source id="qwusx"></source>
    <rp id="qwusx"></rp>
  1. <video id="qwusx"></video>
  2. <tt id="qwusx"></tt>
    <tt id="qwusx"><tbody id="qwusx"></tbody></tt><tt id="qwusx"><noscript id="qwusx"></noscript></tt>
    1. <cite id="qwusx"></cite>
    2. <source id="qwusx"></source>

      <tt id="qwusx"><tbody id="qwusx"></tbody></tt>
      1. 創新創業公益大講堂|康瑜:在貧瘠大山里找到自己
        (招生就業處發布于:2019-11-14 17:27:45)
        新創業公益大講堂|康瑜:在貧瘠大山里找到自己


               ?這是一個年僅14歲的小朋友寫的一首小詩,她用最簡單的話語,詮釋了對爺爺奶奶最深刻的思念。在這首小詩的背后,是一個女孩兒,用2年支教陪伴和近3年詩歌教育,將一束光帶到大山里,照亮了孩子們的詩心。她叫康瑜,“是光”四季詩歌的創始人,理事長,今年入選福布斯中國30歲以下精英榜,2018年獲得第二屆伯格里園丁獎突出貢獻獎獲得者,2019年獲得《我是演說家》全國季軍和社創之星全國總冠軍。康瑜2015年6月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退出保研后,在云南保山支教兩年。于2017年9月成立教育非營利組織是光四季詩歌,目前機構共覆蓋約5萬名偏遠地區學生,通過詩歌發現大山孩子手里的光。

              2019年11月20日,中國人民大學創業學院將聯合商學院共同舉辦本次創新創業公益講堂,邀請康瑜來講述,她和大山里的孩子們的故事,并結合親身經歷告訴你公益創業將帶給你什么,怎樣做到最好。
              
              

        活動時間:2019年11月20日下午14:30

        活動地點:北區食堂419報告廳

        現場接受志愿者簡歷投遞

                                                                        

                                                                         掃碼報名參加活動



        康瑜的是光,是光的康瑜

        01


              2015年夏天,康瑜22歲,彼時,她是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的學生,剛剛本科畢業,已經順利保研。如果一切循著既有軌跡行進,康瑜應該也會過成許多人羨慕的模樣,但她卻開啟了第一次人生重置。就在畢業前一個月,康瑜做出一個決定:放棄人民大學的保研名額,放棄香港大學的錄取通知,放棄出國留學的機會,放棄所謂穩定的生活,光明的前途……

              所有的放棄,都是為了成全她的夢想——去支教。大家都往城市跑,就她逆流而上,康瑜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在做什么。


              畢業后,康瑜來到云南保山,成為當地初中的一名支教老師。在他人眼里,康瑜可能有點傻,但她自己卻很明確:“我希望獲得的,是工作或者繼續讀書沒法得到的,比如鄉村教育實踐,是必須腳踏實地,扎身到農村才能有所收獲。”


        02

              和許多支教大學生一樣,康瑜也是抱著一種使命感而來。“幫助孩子走出大山,通過讀書改變命運”但一個不得不承認的現實是——優等生只是少數,更多的孩子,厭學,逃課,打架,早戀,家長遠在外地打工管不了,老師也大多無可奈何。

              有一天,山里的校長問康瑜:“你知道這個小鎮最后的主人是誰嗎?就是這些最終留在山里的孩子。他們現在怎么樣,未來的小鎮就是怎么樣的。”

              一番話,字字敲在康瑜心上,從那天起,她就一直在想,我可以多做一些什么,讓這些孩子更好一點,讓小鎮的未來更好一點?”


              在漭水中學支教的兩年里,康瑜用“心思盒”打開對話時空,與四百多個孩子交換秘密,成為了孩子們認可的“康老大”;她每次要徒步二三十公里去家訪,每天要額外花費兩個小時為基礎薄弱的學生補課;她還發起了“百團大戰”、“十佳校園歌手大賽”等,鼓勵孩子們培養多方面興趣愛好;最為重要的是——康瑜教會了他們寫詩。


              與詩歌的邂逅緣于一堂書法課,一陣突如其來的雨聲吸引了孩子們的目光,康瑜見大家看得認真,便決定帶他們看著雨花寫寫小詩。隨后,她注意到教室角落里的一個小女生在暗自掉眼淚,走過去后看到桌旁的紙上寫著:我是一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雨后的太陽只照在我一個人身上,溫暖我;我是一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世界上有個角落能在我傷心時空著;我是一個自私的孩子,我希望媽媽的愛只屬于我…

              這個女孩的媽媽,在她5歲那年去世了。看著她,康瑜又覺得心疼,又忍不住想,這些大山孩子,或許更需要的,是表達,被傾訴,被關注,不就是一種最好的方式?


              “孩子與詩歌有著某種天然的契合,他們寫出的那些句子短小深刻,是內心最真實純粹的東西。”康瑜說“大山里的孩子經歷著我不曾經歷的苦難,但是他們依然對世事懷揣悲憫和熱愛。”從那天開始,康瑜發現了孩子們手中特有的光亮,便將這個小活動保留下來,并命名為“四季詩歌課程”在全校落地推廣,她自己似乎也從這些小詩中找到了答案。

              支教結束后,離開大山的康瑜生了一場病,好像什么東西突然從身體里抽離。原本按計劃準備出國讀書的她,在教師節收到孩子們的信,上面寫著:“康老師,我希望有更多的孩子像我這樣,在詩歌里找到自己。”霎時間,康瑜的心被填得滿滿當當,于是,她做出了人生的第二次選擇。


              這一次,康瑜帶著“是光”四季詩歌教育堅定有力地重新回到了大山里。


        03

              2017年9月,“是光”四季詩歌教育公益項目團隊正式成立。


              截止到目前,“是光”四季詩歌教育已覆蓋21個省份,累計超過600所鄉村中小學引入詩歌課程,涵蓋53600多名學生,共有50個核心志愿者,180多個人才庫成員,此外,還有1700多個普通志愿者。

              “讓每個孩子都能得到平等的詩歌教育。”基于這樣的理念,“是光”的志愿者們如同散落各處的星星,發揮各自專長,為大山里的孩子共同搭起詩意的星空。


              “目前我們有三個全職合伙人,幾乎所有志愿者與他們有關聯,每個人都是在看過孩子們寫的詩歌后主動加入,并愿意拉來身邊朋友一起。當有人看到公眾號需要插畫時,會將自己繪畫很好的朋友拉來做插畫師,所以‘是光’其實是志愿者共創組織。”說到這兒的時候,康瑜側過身看向身旁的合伙人張田田,兩人相視一笑。


        當所有能量聚合一起,也可以召喚出更多希望。2017年12月31日,康瑜帶著18個孩子走出了大山。

        在南京一場2000人的詩會上,看著舞臺上的孩子們勇敢地將自己寫的詩歌演唱出來,康瑜一瞬間淚流滿面,她知道,過去這群孩子不完整的、一碰即碎的世界觀正在被溫柔鋪展,詩歌正在潛移默化地改變著著每一個人…


        04

              1992年出生的康瑜,長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每每與人交談,總是會不自覺笑成月牙一般,眼底的篤定和光亮肆意蔓長。


              回憶最初支教的時候,漭水中學的于校長曾對康瑜說起:“這群考不出去、留在山里的孩子是什么樣子,未來這座小鎮就是什么樣子。”康瑜也一直在思考如何通過詩歌讓這些孩子、讓這座小鎮更好一些,現在似乎有了一些回應。


              多少人終其一生,都沒找到愿意為之奮不顧身的實業,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康瑜是幸運的。公益創業讓她跳出城市繁華,在貧瘠大山中,獲得滿滿的幸福感和成就感。她在用自己的努力改變大眾對大山孩子的認知,不是“求知的眼睛“,不是”悲慘的命運“,而是”而是孩子們充滿想象力的詩歌“。


              找到自己,追隨內心,做認定的有價值的事情,這一種人生,樂在其中,千金不換。


              滿地都是六便士,她卻看到了月亮。
                                                                                
        掃碼報名參加活動


               內容轉載自人民日報、鳳凰網公益頻道


        Copyright © 2005-2020 RUC.EDU.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區中關村大街59號 郵編:100872 京公網安備110402430004號 京ICP備05066828號-1
        Site designed by MONOKEROS & powered by Sina App Engine
        重庆快乐十分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